當前位置:主頁 > 喜劇學院 > 正文

開心麻花“不開心”,這次IPO會是喜劇結尾嗎?

2019-09-10 18:44 作者:清楓學長 來源:網絡整理 字號 T| T

開心麻花“不開心”,這次IPO會是喜劇結尾嗎?

文/郝圓

有些故事近看是喜劇,遠看是悲劇。

這句話是世界喜劇大師卓別林說的,曾經被當做人生箴言應用在各種心靈雞湯,如今似乎也可以挪用一下,來形容國內第一喜劇廠牌“開心麻花”曲折的IPO之路,只不過故事還沒結尾,喜劇悲劇的謎底還未揭曉。

開心麻花“不開心”,IPO之路“道阻且長”

2015年憑借一部《夏洛特煩惱》開心麻花橫空出世,一下子成為了全國知名喜劇廠牌,自此便踏上了瘋狂的圈粉之路。不僅電影票房“部部”高升,就連相對小眾的話劇市場也被“麻花”盤活了。

但另一面,開心麻花的資本化道路卻命途多舛。2017年6月,開心麻花向中國證監會提交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但沒過多久便出現風波,8月開心麻花IPO簽字律師離職,開心麻花不得已中止了IPO審查。由于之前這樣的情況也發生過,大家也都沒當回事兒。

但一個月后恢復上市審查的開心麻花中簽證券業協會的首發企業信息披露質量抽查,在四個月后,開心麻花以“擬進行股權結構調整”為由撤回了上市申請,歷時9個月的IPO之路以失敗告終。

雖然登陸A股的計劃就此作罷,但開心麻花的資本化夢想卻一直未滅,今日據IPO早知道消息,北京開心麻花娛樂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正計劃赴美上市,這次的故事會以喜劇收尾嗎?

資本市場不相信眼淚,自然也不相信笑聲,聽不懂中國笑話的美國投資者要看的是開心麻花的賺錢能力。

根據公開數據,開心麻花2015年-2018年的營收分別是3.83億元、2.92億元、8.60億元、10.10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54.8%、-23.81%、194.52%、17.36%;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是1.31億元、7187.5萬元、3.89億元、1.10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34.15%、-45.08%、441.81%、-71.76%。

即便有“沈騰馬麗”這樣的金字招牌保駕護航,這業績就像坐過山車一樣讓人揪心,尤其是最近一年,在電影業務表現不佳的情況下,2018年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只有1.1億元,比2017年減少2.79億元,降幅高達71.76%。

這樣的尷尬成績單不由得讓人擔心,開心麻花真的有能力讓大家一直“笑”下去嗎?

進步的沈騰與退步的“開心麻花”

提起開心麻花,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自帶笑點的沈騰。從春晚小品的郝建到苦追校花的夏洛,再到一夜暴富的王多魚,和開心麻花一起逐夢演藝圈的沈騰正成長為一代喜劇巨星,邁向更大的舞臺,更多沒有開心麻花影子的舞臺。

2019年三部賀歲檔喜劇電影《飛馳人生》《瘋狂外星人》《新喜劇之王》,三部就有兩部是沈騰擔任主演。與此同時,由于喜劇人自帶笑點觀眾緣良好的沈騰也成為了各大熱門綜藝力邀的嘉賓。似乎沈騰本人就是“幽默”二字,越來越多人開始將他與周星馳并列,就連香港導演王晶都稱他是“大陸最好的喜劇明星”。

沈騰身上“開心麻花”的痕跡變得越來越淡,但缺少沈騰身影的開心麻花卻在不斷退步。

從2015年到2017年,開心麻花基本上保持著每年至少一部影視作品的更新速度,從票房上來看,“麻花出品,必屬爆款”幾乎成為一種定律,《夏洛特煩惱》14.41億,《羞羞的鐵拳》22.13億,《西虹市首富》25.4億,這喜人的成績單也幫助開心麻花賺得盆滿缽滿,但作為喜劇IP開心麻花的口碑卻出現了明顯的下滑。

這種尷尬在“沈騰缺位”的情況下變得格外明顯,2018年《李茶的姑媽》讓開心麻花口碑滑鐵盧,作為開心麻花舞臺劇中最經典也是最賣座的作品之一,《李茶的姑媽》被影迷寄予厚望,但沒想到不僅豆瓣評分未及格,連票房都格外慘淡,僅收獲6.04億。

開心麻花離不了沈騰?

類似的疑問很多,但最終指向的其實是開心麻花薄弱的造星能力。根據開心麻花2017年的招股書,主營業務中有很重要的一環其實是藝人經紀業務,2018年開心麻花藝人經紀板塊收入占公司總營收的比重達到28.92%,首次與其他兩大業務板塊(演出及衍生、影視及衍生)形成鼎立之勢。

據了解目前開心麻花旗下喜劇藝人多達200多人,但其實觀眾能叫得出名字的依然只有沈騰、馬麗、艾倫、常遠這四位從《夏洛特煩惱》中走出的藝人,隨著艾倫主演的新片《跳舞吧大象》票房口碑雙撲街,“票房號召力”這幾個字幾乎成為了沈騰專屬。而事實上沈騰雖然是開心麻花的臺柱子,卻并非股東,僅僅是簽約關系,隨時存在“出走危機”。

时时彩计划软件稳赚